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在水一方的网易博客

愿有素心人,陪你数晨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绝望还是逐胜,只差一念  

2017-06-21 15:38:05|  分类: 哲思短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绝望还是逐胜,只差一念 - 在水一方 - 在水一方的网易博客

  

2017-03-29 辉姑娘 思维与智慧

 

有一位香港富商给我讲过他的发家史。

他是福建人,早年家中一贫如洗,父亲扔下他与母亲去了异乡打工,母亲又离家出走。他从小就胆子大,听别人说偷渡去香港能发大财,便东拼西凑了一笔钱交给蛇头,坐着船离开了家乡。

偏偏他的命实在不好,乘的船遇风浪靠不了岸,在海上多漂了一个星期。蛇头怕遭到搜捕,无论他们怎么哀求也死活不给他们开舱门,船上无粮无水,狭窄的舱里同伴们陆续死去,最后竟然就剩了他一个人活了下来。

抵达香港后他身无分文,也无人相助,饿得奄奄一息。去乞讨又被人痛打,剁烧鹅的刀子擦着头皮飞过来,他吓得落荒而逃。

山穷水尽,他没有绝望,忍着饥饿观察了半天,做出了一个决定。

那时香港到处是擦皮鞋的小工,坐在路边招呼客人,把皮鞋用最快的速度擦得锃亮,赚取一点儿赏钱。

他盯上了一个小工,后者给一个客人擦鞋的时候,他凑了上去。

他说,您好,我想给您讲个故事。

小工以为是乞丐要捣乱,伸手就要赶他。却被客人拦住,好奇地问,你要讲什么故事?

他说您爱听什么样的故事我都可以讲,反正您至少要在这里擦十分钟的皮鞋,枯坐实在无聊,有我讲故事解个闷儿,可以打发时间嘛!我什么故事都知道,偷情的、绑票的、杀人的、骗钱的……您想听什么都可以。

客人同意了。于是在这十分钟内,他抓住机会,绘声绘色讲了个邻村寡妇与小鞋匠的故事。客人听得哈哈大笑,临走时不但付了擦鞋费,还把剩余的零钱赏了他当小费。

那擦皮鞋的小工也觉得这做法有趣,便同意他跟着自己。只要有客人上门他就讲故事,用以揽客。他跟了那小工几个月,赚了一笔小钱,买了一套擦皮鞋的工具,开始单干。由于他嘴巴甜,会聊天,回头客也多,不日便成了那条街上最红的擦皮鞋小工。再后来,他存钱投资,眼光精准,逐渐发家,直至今日成为小有名气的富商。

有趣的是,如今他在一些重要的谈判间隙或是饭局,还是会说那句话:“我来讲个故事吧。”

他的故事总是讲得有声有色,诙谐生动,得到的效果也相当令人满意。往往不太熟络的合作伙伴会因为一个故事而拉近距离,一场胶着的谈判也因为气氛的融洽而变得松动微妙。“这是我制胜的独门法宝。”他不无得意地说。

“这么多年,我在商场上遇到无数次绝境。每当穷途末路的时候,我就会告诉自己,不要试图在短期内掌握别人的优势,要利用长处,在最艰难的环境里充分自信,让自己找到一种如鱼得水的节奏,才能掌握主动权,把绝境转化为胜境。”

 

 绝望还是逐胜,只差一念 - 在水一方 - 在水一方的网易博客

 

台湾著名的旅游业大亨郭正利,曾拥有40亿元新台币身家。在他最辉煌的时候,豪车名宅,极度奢华,连剪个头发都要过万元,可谓人生赢家。

然而天有不测风云,他投资房地产失败,一夜之间不但身无分文,还欠下15亿元新台币的巨债。“以前亿来亿去,现在百来百去”,完全是他的真实写照。

绝境中的郭正利并没有寻死觅活,他觉得母亲做的麻油鸡好吃,便讨来秘方,试做之后发现相当美味,便开起了麻油鸡店。一碗麻油鸡卖150元新台币,生意好时,竟然也收入不错。他说:“我从小苦过来,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?即便吃稀饭配肉松,还是过得下去!”

记者去采访他,回来写道:“冬至那天,光是电话订单就有二百碗,只见他耐着性子调火候慢炒鸡肉,然后施展大厨架势,爽灌米酒及麻油下锅,厨房立即芳香四溢,他接着小心盛碗,不让汤汁洒出,动作十分谨慎细心。郭正利得意地拿出摆摊卖麻油鸡的影片,片中他在街头摆了一个大炉子,他宛如‘叫卖哥'上身边烹调边推荐他做的麻油鸡是世界第一好吃,不少妈妈婆婆驻足围观,被他逗得笑呵呵,还有人举大拇指喊赞,然后打包了好几碗麻油鸡。”

如今的郭正利专心卖麻油鸡,他对于在美食界再度翻身也抱有充分的信心,甚至希望有朝一日能达到“百家连锁店”的目标。

无论最终能否成功,这种不曾躲债跑路,不曾自暴自弃,反而选择积极求生的心态,真真是把逆水行舟活成了顺流而上的精彩。

 

 

人生三起三落,谁都可能遇到山穷水尽之时。

哭告放弃,颓废度日?还是在夹缝中求生存,如沙漠中的一棵孤草,随风摆正身形,无水自然深根?

我最喜欢的一篇文章是三毛的《白手起家》。

那间撒哈拉沙漠里的破败房屋,高低不平的水泥地,电线上密密麻麻的苍蝇,水龙头里浓绿的液体,对面就是巨大的垃圾场,煮饭的水是抽上来的浓盐水,没有锻炼过的女人要独自买回十公斤的淡水,甚至还会遇到偷东西的邻居……

三毛这个有趣而坚忍的女人,她讨要来装棺材的外箱,荷西亲手做家具,旧的汽车外胎弄成了红色坐垫,彩色的条纹布剪裁出同色系的沙发和窗帘,深绿色的大水瓶插上一束旺盛的野地荆棘,买来沙漠老头儿雕刻的石像,还有家人寄来的细竹帘卷、棉纸灯罩,以及林怀民那张黑底白字的“云门舞集”……一步一步,打造出那间“甜甜的小白屋”,成为“全沙漠最美丽的家”。

有客人来访,惊叹:“天呀!我们是在撒哈拉吗?天呀!天呀!”

那样的土壤,同样孕育出极美的气氛和情调。无论多么艰苦,都能游刃有余,自得其乐。让荒芜的日子开出似锦繁花,把满目疮痍经营成一片绿洲。

绝境与胜境,只差一字。绝望还是逐胜,只差一念。

拉斯·努列写过一首小诗,叫《这条路也许》。只有短短三行字:

这条路也许

不通向任何地方,

但有人从那边过来。

一切只在于心态,不在于运气。何必害怕无路可走,尝试迈出一步,你便是那个“从那边过来的人”。

 
  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